聯系我們
  • 河北方圓律師事務所
  • 公司地址:河北省保定市高開區隆興中路隆興商務中心B座九層
  • 固定電話:0312-5953792
  • 公司傳真:0312-5953792
  • E-mail:[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首頁 > 成功案例 > 成功案例
成功案例

治金部地球物理勘察院工程師李某某故意殺人案由死刑改判為死緩

添加時間:2011-11-21 09:53:03  瀏覽次數:

治金部地球物理勘察院工程師李某某故意殺人案
由死刑改判為死緩
辯護人 田樁 原河北方圓律師事務所
 
  一、當事人的基本情況和案件的基本事實。

  被告人李某某,男,1972年出生,漢族,大學文化,治金部地球物理勘察院工程師,捕前住保定市盛興中路。
被告人李某某于2005年購買并入住位于保定市盛興中路的住房一套,入住后即出現房屋漏雨問題,自入住至2009年三月間多次找物業公司要求解決漏雨問題,但物業公司在數年內未能將此妥善解決,期間被告人李某某與物業經理鹿某某產生矛盾。2009年3月19日18時許,被告人李某某看到其妻與物業經理鹿某某因房屋維修問題在小區警衛室門口爭吵,李某某隨即從家中拿了一把水果刀放在衣袋內,到警衛室門口與鹿某某理論,后發生爭吵和打斗,打斗中李某某掏出水果刀刺中鹿某某胸、腹等處,鹿某某經搶救無效死亡。

  二、案件的終審結果及審理過程。

  本案被告人李某某兩次被一審法院判處死刑,分別兩次提起上訴,二審法院終審判決由原死刑改判為死刑緩期二年執行。

  被告人李某某于案發次日被刑事拘留,河北省保定市人民檢察院以被告人李某某涉嫌故意殺人罪向保定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公訴,被害人之妻趙某某及女兒向保定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刑事附帶民事訴訟。保定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2009)保刑初字第1219號刑事附帶民事判決,以故意殺人罪判處被告人李某某死刑并賠償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趙某某經濟損失11萬余元,宣判后被告人李某某和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趙某某均不服,向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審理后作出(2010)冀刑四終字第32號刑事附帶民事裁定,撤銷原判,發還重審。

  保定市中級人民法院重新審理,河北方圓律師事務所田樁律師接受保定市中級人民法院的指定,承擔法律援助義務擔任被告人李某某的辯護人,保定市中級人民法院重審后作出(2010)保刑初字第00178號刑事附帶民事判決,仍以故意殺人罪判處被告人李某某死刑并賠償經濟損失,被告人李某某和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趙某某仍均不服,分別提起上訴。

  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于2011年6月9日二審公開開庭審理,河北方圓律師事務所田樁律師繼續承擔法律援助義務擔任被告人李某某的辯護人,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以(2011)冀刑四終字第9號刑事附帶民事判決書作出終審判決,以故意殺人罪改判被告人李某某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并賠償經濟損失11萬余元。

  終審宣判后被告人李某某服從判決,并委托親屬代為履行判決書所確定的賠償經濟損失的義務。

  三、案件的爭議焦點,辯護人和一審、二審法院各自的觀點。

  本案的爭議在于對被告人李某某判處死刑是否適當。

  辯護人的意見:對被告人判處死刑量刑不當。理由:本案是因物業管理民間糾紛而引發的刑事案件,這種特殊起因,體現了被告人不具有其他暴力犯罪行為人那樣極深的主觀惡性和人身危險性,在量刑上應與其他暴力犯罪有所區別。再者,被告人的住房漏雨長達數年不能解決,作為物業部門畢竟是有一定責任的。根據我國現階段“嚴格控制和慎重適用死刑”的死刑政策,對本案被告人不應當適用死刑。

  一審法院的意見是,本案雖然是因物業管理糾紛引發的案件,但案件致一人死亡,后果特別嚴重,判處被告人死刑量刑適當。

  二審法院的意見是判處死刑量刑不當。死刑只應適用于“罪行極其嚴重”的犯罪分子,而“罪行極其嚴重”不僅要看案件后果,還要看主觀惡性和改造的難易程度,而本案被告人住房長期漏雨未得到物業部門的及時解決是事實,對辯護人所提“屬民間糾紛引發,被告人不具有極深的主觀惡性”的辯護意見應予采納,故一審判決判處被告人死刑量刑不當,依法改判為死刑緩期二年執行。

  四、我國的死刑適用政策及其具體措施,結合本案、藥加鑫、李昌奎故意殺人案,對我國死刑適用政策的認識。

  2006年底最高人民法院第五次全國刑事審判工作會議,明確了我國的死刑適用政策是“保留死刑,嚴格控制和慎重適用死刑”。為貫徹落實這一政策******了若干司法解釋,包括《關于進一步嚴格依法辦案確保辦理死刑案件質量的意見》、《關于充分保障律師依法履行辯護職責確保死刑案件辦理質量的若干規定》等,死刑案件二審開庭、最高人民法院收回死刑核準權等是貫徹落實我國死刑適用政策的具體措施。

  所謂“保留死刑”,即對某些有極強的人身危險性和主觀惡性,不易改造的犯罪分子,要依法適用死刑,以達到預防犯罪保護人民的刑罰目的。死刑是一種從肉體上消滅犯罪分子的預防犯罪的特殊方式,正由于此,我國的死刑適用政策一方面“保留死刑”,另一方面“嚴格控制和慎重適用死刑”。所謂“嚴格控制和慎重適用死刑”,即對那些雖然造成的后果嚴重,但并不具有極強的人身危險性和再犯可能性的實施犯罪的人,不宜適用死刑。

  在貫徹落實上述死刑適用政策的過程中,在公眾、司法及學術界引發了死刑標準、死刑存廢的爭議和討論,近來發生的藥加鑫故意殺人案、李昌奎故意殺人案一度成為社會輿論的焦點。

  藥加鑫本是音樂學院大學生,在發生交通事故后,卻因法律意識的淡泊,不是對被害人積極救治,而是將被害人殘忍殺害。李昌奎雖有自首情節,但經殺害被害人后,又將被害人年僅四歲的弟弟殺害。李昌奎案一審判處死刑,二審因有自首情節改判死緩,后二審法院再審判處死刑,現已由最高人民法院核準執行死刑。本案被告人李某某是治金部地球物理勘察院工程師,為解決房屋漏雨付出了數年的辛勞和奔波,且物業公司數年來沒能為其解決房屋漏雨問題是事實,李某某雖有較高的文化程度,但也難免頭腦失控。事出有因實施犯罪,雖然后果嚴重,但李某某沒有極深的主觀惡性和人身危險性,給予其相應的刑罰處罰足以起到我國刑法預防犯罪的目的,而不應適用“死刑”這種預防犯罪的特殊方式。李某某案經一審法院兩次判處死刑,但二審法院終審改判為死刑緩期二年執行。

  結合以上三起案件和我國《刑法》規定,死刑只適用于“罪行極其嚴重”的犯罪分子,而“罪行極其嚴重”包括主觀惡性和嚴重后果兩個方面。藥加鑫、李昌奎主觀惡性深且造成了嚴重后果,故終審被判處死刑。而李某某案雖造成了嚴重后果,但主觀惡性不深,易于改造,在保護被害人親屬合法權益前提下,終審改判為死緩。三起案件均正確適用了我國“保留死刑,嚴格控制和慎重適用死刑”的死刑政策。

  我國民間自古遺留有“殺人償命”的說法,但這種同態復仇的觀念已經與現代法制的文明不相符合。

  五、刑辯律師,為公平與正義而辯。

  司法正義要求國家公平、公正地保護刑事訴訟中各方主體的合法利益,被告人實施了違法犯罪行為,但其合法權益同樣需要受到法律的保護。本案一審判處被告人李某某死刑并由二審發還重審后,河北方圓律師事務所為被告人提供法律援助,事務所接待被告人親屬并了解基本案情后,隨即意識到被告人的合法權益需要我們去維護。被告人親屬的經濟條件并不寬裕,但出于刑事辯護律師的責任感和使命感,沒有理由拒絕他們的需求,事務所立即指派具有豐富死刑案件辯護經驗的律師擔任其一審、二審辯護人。社會之所以需要刑辯律師,是因為他們能夠為司法正義的實現提供現實支持。(田樁律師)

  田樁律師 刑事辯護網絡辦公室 http://tzls.148365.com/
回頂部

bbin电子娱乐 时时彩计划稳赢版 威龙娱乐 pk10技巧 冠亚和稳赚飞 3000元 倍投方案 稳赚 幸运快3大小单双技巧 时时彩评测网 天津时时官网 北京pk赛车官网直播 福彩欢乐生肖怎么玩 赛车5分彩计划 分分彩不亏钱的玩法 竞彩网足球比分直播现场 欢乐生肖最新开奖 后二8码倍投 北京pk10基本走势图 6码如何倍投才划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