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
  • 河北方圓律師事務所
  • 公司地址:河北省保定市高開區隆興中路隆興商務中心B座九層
  • 固定電話:0312-5953792
  • 公司傳真:0312-5953792
  • E-mail:[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首頁 > 成功案例 > 成功案例
成功案例

付某某涉嫌搶劫罪 檢察機關撤回起訴

添加時間:2012-05-14 10:01:53  瀏覽次數:

付某某涉嫌搶劫罪 檢察機關撤回起訴
辯護人 田樁 原河北方圓律師事務所律師
  秦康 河北方圓律師事務所律師

  一、被告人的基本情況和檢察機關的指控。

  被告人付某某,被告人段某某,均為保定市清苑縣某村農民。以上二被告人涉嫌搶劫罪一案,由保定市清苑縣公安局偵查終結后,由清苑縣檢察院以二被告人涉嫌搶劫罪向清苑縣法院提起公訴。另有數名同案人員已因本案被先行判決,于河北定州監獄服刑。

  清苑縣檢察院指控,被告人付某某、段某某提意并與另數名同案人員預謀,由另數名人員先到被害人王某家搶劫,再由付某某、段某某隨后趕到假意平息事態,以此辦法讓被害人王某“自愿”出錢,達到非法占有他人財產的目的。

  二、被告人對檢察機關指控的異議和案件的審理結果。

  被告人付某某、段某某辯稱,檢察機關的指控不是事實,事實是接到求助電話后去救護被害人。被告人付某某親屬委托河北方圓律師事務所田樁、秦康律師擔任被告人付某某的辯護人,清苑縣法院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控辯雙方各自提交了相應的證據并發表了各自的觀點,檢察機關在庭審中向法院提出休庭延期審理,檢察機關在休庭期間向法院提出撤回起訴,清苑縣法院裁定準許檢察機關撤回起訴。

  三、辯護人的辯護意見。

  辯護人認為,檢察機關的指控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應依法判決被告人無罪。

  1、指控被告人付某某與他人預謀以假意平息事態的方法實施搶劫,但相關證據不能相互印證得出一個能夠排除其他可能性的、確定無疑的結論證明起訴書的指控。

  首先,閆金龍在2007年7月26日,回答公安人員關于是否有假意平息事態的預謀的詢問時,閆金龍并沒有明確的回答有或者沒有,是說“記不清了”,然而在2009年12月3日回答公安人員詢問時卻明確的回答有這種預謀。兩年前“記不清”,而兩年后卻記得很清楚,這與常理不符,顯然,閆金龍的陳述不具備證據應當具備的客觀性和真實性。

  其次,張輝在2007年的陳述中就稱付、段二人沒有這種預謀,在本次庭審之前由辯護人到河北定州監獄對張輝的依法調查中,張輝明確的表示付、段二人根本不知道其他人飯后去搶劫的事,事實是被害人給“地主”打了電話,而“地主”給付、段打電話讓二人去調和,付、段二人才到達被害人家的。辯護人調取張輝證言有定州監獄獄政科工作人員在場見證并簽名,張輝的陳述前后相符,并且與付、段二人的陳述一致。

  第三,本案其他涉案人員,如田創、田爭、田桐雖然有關于付、段二人存在這種預謀的陳述,但另有一點也是相同的,即都能夠證實案發現場被害人王某給“地主”打了電話,而付、段趕到時也稱是接到“地主”電話才趕來調和的,田創、田爭、田桐的這種陳述又能夠與付、段二人的陳述相吻合。

  第四,包括付、段二人在內的所有涉案人員的陳述還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在案發前的飯桌上還有一名“立兒”在場,付、段二人均稱“立兒”可以證明二人沒有參與這種預謀,偵查中雖然沒能提取“立兒”的證言,但由于所有涉案人員都認可吃飯時“立兒”在場,這同樣能夠在一定程度上印證付、段二人陳述的真實性。

  2、從付某某、段某某二人到被害人家中的實際具體行為來分析,他們也不具有搶劫的主觀故意。

  付、段二人到現場后的行為是,“嚇唬了他們一頓讓他們別鬧了”,然后段某某對被害人王某說“給他們幾百元錢吃飯去以后別來了”,由于付、段二人是被害人王某給“地主”打電話叫來的,所以被害人聽從段某某的話拿出了四百元錢,段某某交給了閆金龍等人,而付、段二人未留分文。從二人的具體行為來講,正印證了他們“地主讓過來調和”的這種說法,這種“調和”雖然不一定合法,但事實上達到了被害人給“地主”打電話所希望達到的目的,也確實在一定的方面保護了被害人的安全,而付、段二人沒有從中得到分文。由此可見他們二人并沒有非法占有他人財產實施搶劫的主觀故意。

  四、辯護人對“檢察機關撤回起訴”的點滴認識。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刑事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百七十七條規定,“宣告判決前,人民檢察院要求撤回起訴的,人民法院應當審查人民檢察院申請撤回起訴的理由,并作出是否準許的裁定”。

  檢察機關撤回起訴,可以看作是檢察機關本著實事求是的原則,主動撤回不當的刑事追訴的體現,另一方面卻使被告人失去了得到法院無罪判決的機會。而被告人因受到不當的刑事追訴,已經被錯誤的限制了一段時間或者很長時間的人身自由,卻又不能得到人民法院的無罪判決書,這就給被告人申請國家賠償增加了難度。實踐中,當辯護律師撥云驅霧,案情向著有利于被告人的形勢發展,無罪判決近在咫尺的時候,檢察機關突然提出“撤訴”請求,雖然人民法院根據司法解釋有“準許”或者“不準許”的權利,但人民法院往往顧及檢察機關的“面子”,為使檢察機關避免“敗訴”而“迅速”作出準許裁定。被告人或被繼續關押,案件拖延無期;或被變更強制措施,案件不了了之。

  期待法律的逐步完善,期待法律對公民權利的保護。
(田樁律師)

保定刑事辯護律師網  http://www.bdxingshilvshi.com/
刑事辯護網絡辦公室 http://tzls.148365.com/
回頂部

bbin电子娱乐 pc蛋蛋幸运28 三公技巧免费视频教程 重庆时时开彩直播24小时都开 凤凰网官网 娱乐 波波视频下载一软件 长期买足彩是亏还是赚 北京pk10计划专业版 500万彩票网电子投注单 通比牛牛手机版安卓 汇辰彩票28558网址 明牌牛牛 江苏骰宝平台 决胜21点游戏规则 时时彩一星最稳办法 开元棋牌抢庄牌九 一分快三全天计划软件